找回密码注册
查看: 188|回复: 4

我的诗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6-14 08:4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文/哑榴(安徽)

从桃花渡到一粒砂
打磨汩罗江。逝水蜂涌而至
它残忍切割,刮削,涤除
体内漂泊的悲怆
腥味的潮,吞没渡口。古道。标识
一只龙舟载着粽子,归来
锚在,《天问》,《离骚》,成为大浪淘沙的,词根

【梅元贞赏析】“从桃花渡/到一粒砂/打磨汩罗江”是一个意象,“它残忍/切割,刮削,涤除/体内漂泊的悲怆”是另外一种意象,传达一部关于《楚辞》回望,是一种对历史的行舟。这对于纪念屈原,在这样一个悲壮和惆怅的日子,用“腥味的潮,吞没/渡口。古道。标识/一只龙舟载着/粽子,归来”,加快了情绪的节奏。记住一个历史人物,除了作品,再用节日的气氛加以渲染,“成为大浪/淘沙的,词根”,《天问》,《离骚》是它最理想的锚定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6-14 08:54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

桃花渡

哑榴

楚朝的镜子,老虎本身就是谓语
奸人小丑瞄在暗处,放箭,小动作不断
过了十二点,楚国便开始走下坡路
狂风吹去了王的假发
阅遍史书的人,翻阅洪钟大吕,瓦釜雷鸣
滞留在末日,审判黄昏
也翻到铁皮标识,一条变色龙,覆云翻雨
令人倒吸一口冷气
桃花渡,鼎立、架设春天
一眨眼,被贬义,流放,成了虚词
一只龙舟,锚在,《天问》,看清
江水的骨骼,漂泊而悲壮
逃亡的家园,正抛出一排排大浪
淘沙的,词根

中国诗歌擂台赛评论团评论员简评

这首诗有一种深沉的历史沧桑感和个人命运的无奈!!
诗歌以“桃花渡”为线索,串联起一系列富有象征意义的意象,构建了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画面。
用“镜子”和“老虎”两个看似不相关的意象,暗示了楚朝内忧外患、危机四伏的局势,以及之后的阴谋和争斗,为诗歌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基调。用“十二点”这一具体的时间点,象征着楚国命运的转折点。此后即楚国衰落的过程。
“桃花渡,鼎立、架设春天”原本带有生机和希望的意象,却在“一眨眼,被贬义,流放,成了虚词”中迅速转变,暗示了个人命运的脆弱和不可预测。
最后,用“逃亡的家园”和“大浪”两个意象,表达了诗人对家园失守、民族危难的深切担忧和痛苦。而“淘沙的,词根”则暗示了诗人对历史的反思和探寻,试图从中寻找答案和启示。
——行顺(诗人、评论家、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副主编)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6-18 19:07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


提灯的人

文/哑榴(安徽)


针尖刺破手指
让难挨的时光有了疼痛的颜色
夜,撕裂黑色布匹

谁会在意你隐身于黑暗
一针,一线,从指尖开始
你已置身于夜的裂隙,细绣流水

微弱的灯芯,会尖叫
喊出拦路虎,庞大的虚影
你在虎背上记忆花纹,细嗅蔷薇

你丢失的灯盏,光芒,和温度
一直从身后照亮着。不必惊慌,回望
一根肋骨,与腐朽的骨架应声而倒


蛐蛐读诗:

蛐蛐简评:《提灯的人》是我吗?我的眼睛早已枯萎,干涩到绝望……所谓“针尖刺破手指”如同麻木的泪腺,无动于衷,也不是疼痛,是一种虚弱到无望的情绪。那是我等待的“人”吧!是你吗!“让难挨的时光有了疼痛的颜色”,沉浸,迷失也罢,总好过麻木,是不仁,还是仁?我等待“夜,撕裂黑色布匹”

以期待将来的某一天用其包裹我的眼睛。

        难道我们都提着灯!却没有“谁会在意你隐身于黑暗”。黑色的眼瞳,早已告知我们生活的真谛。“一针,一线,从指尖开始”隐喻彼此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?然而快节奏的生活,正啃着人的骨头。“你已置身于夜的裂隙,细绣流水”如同使劲抓沙。

        品一品“细绣流水”和“细嗅蔷薇”,我的感受告诉我,无论你怎么用心付出,总会有一双眼睛盯着你。直到将来“一根肋骨,与腐朽的骨架应声而倒”——于是,你便成为了掌灯的人!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6-18 19:0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星的自白

文/哑榴(安徽)

从未抵达的寒冷,陡峭
一条裂缝被贴上
末日,污水的证词

十字架,钉死
莫须有的罪名,上位的神
睁开一眼血丝,来历不名

一座教堂轰然倒塌
谁又早于真理分辨出
棒子的冤屈。怀疑,传闻

囫囵神,咬紧毫无破绽的论证
穿过绞刑,改道
白骨堆,升起星光



【朱孟仪浅析】


随心所欲。星,即心也;星与心,音同义近。既然是自白,而且是星的自白,当然可以纵马驰骋了。

康德曾说:“在这个世界上,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仰望终生:一是我们头顶上璀璨的星空,二是人们心中高尚的道德准则。”

作者或背负青天朝下看,或巡天遥看一千河,将世间一切,站在星星的高度表达自个的意愿和情绪,诸如裂缝、污水、棒子、绞刑、教堂,真理,以及十字架、莫须有、囫囵神、白骨堆等世间或美或丑或善或恶的一切,叠映在心像上,形成诗的意象,任由读者去领会、揣测和想象。呈现,而不判断。


蛐蛐简评:


有一种悲伤叫做“骨磷冷火”,它们发挥余热,看似温暖大道,实则拷问魂灵。大多数人认为是鬼火,可是他们是我们的亲人……传说在无人祭祀的土堆上,冷火烧得更旺。我自白,这是我独自的悲伤,如同读起《星的自白》我每每划破长空,也曾有人许愿祈福,岂不知“从未抵达的寒冷,陡峭/一条裂缝被贴上/末日,污水的证词”只不过为杞人忧天者心理压力的释放,以此佐证流传千古的“扫把星”的内涵段子。那些流传于世的末世预言,终将湮灭,在不攻自破的安逸的生活面前,止增笑耳!所以“……睁开一眼血丝,来历不名”到头来都是一场虚妄的恐慌。

       来自对外空神秘的仰望,有人充满希望,简单厉行,探索发现;也有人胡扯瞎说,编造梦魇。没有先知,只有需要才实行的共识的公理,那么“一座教堂轰然倒塌”便是迟早的事。当我们意识升维,那些曾经给予我们神一般照顾的共识,便随着发现和实验显得格外不着边际,但其实他们依然照亮着二维世界,并一直值得信赖,它们犹如大地作为基础,才有了高楼大厦——当然,我们也可以依赖某些人造的“星”,悬浮于近空,来实现天空之城的梦境。无论是天空的星星,还是带领人类进步的星星,他们都曾照亮过我的眼睛。无论那些光源是星星自有的比如太阳,还是反射给我的……他们同样值得信赖,同样值得我敬畏。

       “白骨堆,升起星光”我们同样会在来年的清明节,带来鲜花或是冥钱,来表达对未来美好的期许,并把使我们信念坚定的种子种在下一代心田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.听莲
文/哑榴(安徽)

轻启丹唇,清新如初壑将裂
瘦身的霞光渗自地脉深处
自流动的黑夜索取元素滋长
釉色崖壁,古老山村
蚀骨水,还魂草。纷纷
让出盛水陶罐,蓄养晨曦

清风泼洒蒲团,鹤骨霜髯
丝瓜,瓠子,葫芦,以翰墨勾勒
上树的星云。苦楝一树紫香
苔藓,蓝藻,水蛇……走马观花
叫破瓦缸,漏出留守蛙声
叩响围城之外的天穹
须臾,缺口里挤出飞鱼的影子

【郑兆全浅析】从古到今,爱莲说,神话,有声无声的赞美,好诗好文好画不计其数,能写出新意相当困难,这首《听莲》令人眼前一亮。第一节刻画细腻,先声夺人,如慢镜头。一朵莲花在晨曦里缓缓开放,这是怎样一朵莲花啊,吸收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,就是一位流落凡间的仙子。第二节,莲藕池塘渐渐融入了烟火气,古朴,苍老,甚至残旧,一个个物像跳跃,令人唏嘘和沉思。作品独辟蹊径,写尽梦与现实,唯美之中透出沧桑,大喜有之,大悲有之,读者的思绪也随之起起伏伏。学习诗人佳作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 诗展公众号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留言薄| 中国成年人诗歌界限网 ( 苏ICP备14046093号 )

GMT+8, 2024-7-13 07:30 , Processed in 0.731488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9-2016 Designed by ZCSHIGE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